設置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字體大小:
頁面寬度:

救贖一個殘疾反派[穿書]_第10章

小說:救贖一個殘疾反派[穿書] 字數:2500 更新時間:2019-12-02 00:27:23

完全喪失了對生活的希望,死氣沉沉的。
  看的白安安那叫一個心驚ròu跳。
  回去的時候還是好好的,怎么現在身上就這么多的傷口了?
  白安安壓著心中的怒氣,這些痕跡不用多想也該知道是他家中那個該死的繼父弄的。
  心里不可謂是不震動,表面上結局是作者胡亂寫的江北毀滅世界,可是其中也不乏因為江北,為這個結局奠定了基礎。
  童年有這么個繼父,長大后又遇到徐佳瑤這個矯情大白蓮,擱誰身上誰瘋啊!
  說不上是心疼,還是因為對之后掰正江北面臨的巨大困難而焦慮。
  白安安現在簡直想弄死人的心都有了。
  

  ☆、糖果

  
  江北就坐在她旁邊,也許是察覺到她目光的注視,江北敏感的將戴在腦袋上的帽子又往下壓了壓。
  他長卷的睫毛緩緩垂下,本來就死氣沉沉的眼底更加黯淡了些。
  這個階段的江北就像一直渾身布滿銳利尖刺的刺猬一樣,他敏感又緊張,用自己的尖刺蜷縮成一團用來保護自己。
  如果要想走進他的心里,必須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去融化他。
  看著這樣子的江北,白安安這會倒還真有點佩服徐佳瑤了。
  白蓮是真的白蓮,矯情也是真的矯情,不過不得不說,能夠感化的動江北,人家的毅力和耐力還真是一頂一的好。
  江北這種男生,童年時代經歷的黑暗太多,很難輕易的相信和依賴別人,可是一旦他接受你,那就是一生一世的事,他可以為你做任何事情,他的心底永遠只有你,任誰也再也無法走進他的心里。
  白安安想引導江北走出黑暗,掰正他回到正確的道路上,可是想想被他依賴的下場,也不想暴露自己,讓江北把瘋狂的愛從徐佳瑤身上轉移,給予自己。
  想來想去,白安安腦袋炸的很,既要接近幫助,還不能讓他對自己產生好感。
  江北現在就坐在自己旁邊,看看他身上的傷,還有這眼神,白安安真感覺他已經徘徊在黑化的邊緣了。
  想找他搭話,讓他從這種不開心的情緒中感受一下這世界上的真善美,可是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白安安在心中瘋狂的打著草稿。
  兇悍一點的開口搭話會不會嚇到他?會不會更加的黑化?
  可要是閑聊一樣的開口,這話頭又該如何跟人家聊呢?
  總不能顯的太刻意吧!
  她給自己準備的人設可是兇巴巴的惡霸,可不能毀成鐵憨憨了啊!
  白安安想著,全身的注意力都不自覺的全放到人家身上了。
  江北哪能不知道旁邊人的變化。
  拿著筆的手指不自然的摩擦了兩下,他低著頭,繃緊著神經,只能假裝若無其事的不知道。
  白安安這表情明顯是有話對自己說,這幾天的白安安變得確實和以前不一樣了。
  說不出哪里不對,江北想著上次白安安也不知道有意無意幫助自己教訓欺負自己的男生的事,心中有種莫名的滋味。
  白安安可是學校有名的脾氣差,雖然隱隱感覺不是欺負報復自己,可是她沒張口之前他還是很忐忑。
  “喂……。”
  這邊,雖然腦子里一團糟,白安安打著草稿,還是勇敢的邁入了第一步開了口。
  本來滿肚子跟江北談人生聊理想…扯犢子的話,可是江北回頭瞧向她的第一眼她就瞬間瓦解了。
  江北長得好看是必須的,白安安也不是沒看過他的那張帥臉,只不過之前的那幾面,他的眼神是害怕,冷漠,空洞的,白安安也沒仔細看他。
  現在兩人是同桌,坐的這么近,江北這猛一回頭湊的這么近她的小心臟也不得撲通撲通跳了幾下。
  江北整張臉上尤其一雙眼睛最好看,瑞鳳的形狀,眼尾處微微上挑著。
  他好像也在想著事情,回頭的時候眼底的黯淡空洞少了些,他似乎又早就有準備,白安安叫他的時候,他幾乎是一瞬間就回頭,干凈的瞳孔微閃,一眨一眨的,似乎是詢問。
  白安安胸膛的老鹿為美色撲通的跳了幾下,陣勢突然也就慫了下來。
  江北還正等著她回話呢,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么,白安安隨便的就指了指他桌上的書,胡亂的為自己魯莽的開口找借口,“呃,我今天沒帶書,你的給我看看。”
  雖然緊張,但她臉上還是強裝鎮定,好像什么事情都沒發生似的。
  “………嗯。”聽她說完,江北一愣,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書,默不作聲的將書本給白安安推了過去。
  看白安安剛才凝重糾結的模樣,他還以后她要說什么呢,原來是這個。
  手上的書是上課時要用來參考的練習冊,先前說讓回家好好預習,但是昨天……。
  江北眸光微閃,手上的拳頭緊了緊,周遭的氣息都涼了幾分。
  正想著,眼眸處,一個軟軟的手心沖自己伸來,然后攤開。
  “咳……。”耳邊傳來尷尬的輕咳。
  眼前手心處,是一顆包裝精美的巧克力酒心糖。
  小手的主人正是白安安。
  “給,你吃吧!當補償,我留著反正一會也得扔垃圾桶。”見江北在發愣,白安安干脆將糖塞給他,給自己找著理由,心里稍稍松了口氣。
  江北剛才給書后也不知道又想到了啥,那殺氣也太嚇人了。
  可別是因為搶他書吧!
  白安安忍不住在心里懊惱,可真是個鐵憨憨,她剛才也不知道突然慫個什么勁。
  明明是讓他感受一下世界的真善美呢!
  男人心海底針啊!不就是借個書嘛!黑化的這么快?
  白安安想著,撐著臉,轉過去,表面上認真看書,心里亂七八糟的想著。
  江北手心里握著糖,撇眼瞧了瞧白安安。
  還是以前那張臉,濃厚的妝容遮住她精致的五官,模樣沒有變化,他側頭瞧她的時候,窗外的陽光打到她臉頰上,好像放著光。
  她話并不客氣,也沒有什么感謝,語氣對他沒什么出自同情的可憐才給的糖,倒還真像是交易一樣,江北聽著并不怎么刺耳。
  白安安………好像也并不是那么兇。
  酒心的巧克力糖放到嘴里,甜滋滋的味道瞬間彌漫整張嘴間。
  眼底蕩漾出一陣漣漪,江北沉默平靜的眸子閃現出一抹淡淡的光彩。
  .
  上課鈴聲響起響起的時候,高一下半學期的課算是正式上了起來。
  第一節就是光頭班主任的課,手里抱著溫水杯子,光頭班主任一節課唾沫橫飛,說的不亦樂乎,沉醉其中。
  雖然光頭班主任私下風評不好喜歡忽悠家長買卷子,賺學生的錢,可是課還是很好,白安安這樣脫離學校許久的老阿姨,一整節課聽下來都覺得有意思。
  高中的課一般都是連堂的,一上午四節兩節物理老師的課,下午最后一節又是光頭班主任的課。
  正好也該收上次說要交練習冊錢的時候了,

北京赛车pk10开奖软件 青海11选5 众昇策略 黑龙江36选7 今日股票推荐股美黄金 日本黄色片做爱 黑龙江22选5 内蒙古快3 全国前三配资 浙江11选5 吉林快3 海通证券股票行情 融可赢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