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字體大小:
頁面寬度:

救贖一個殘疾反派[穿書]_第12章

小說:救贖一個殘疾反派[穿書] 字數:2500 更新時間:2019-12-02 00:27:23

花不了他多長時間,就當……就當上午的時候白安安給的那顆糖的回報吧!
  江北很聽話,白安安很滿意,湊近更滿意的看了看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鼻間熟悉好聞的梔子花味道又隱約傳來,江北甚至可以感受到她一吐一吸沖他透過來的熱氣。
  盡管白安安這姿勢詭異的讓他有種《霸道女總裁愛上我》的感覺,可江北的心還是不可抑制的放緩了幾分。
  江北的家離得不遠,不過房子舊,b 市貧民區的崎嶇道路彎彎繞繞,車子過不去,到路邊的時候王叔就停了下來。
  “就送到這里吧!謝謝。”下車的時候江北的耳朵還是熱熱的,跟白安安打了個招呼就要回去。
  “等一下。”白安安叫住了他。
  江北停住腳步,隨后,一袋包裝好的藥品遞到他手里。
  “以后別跟徐佳瑤接觸了。”白安安沖他提醒,然后指了指他臉上的傷,“還有,以后他再打你,你就下死手,反正你不滿18歲,不必對這種人手下留情,法律規定自衛防范沒有任何責任。”
  停了一下,白安安又補充,“我給你找律師,咱有靠山。”
  江北手里提著袋子,愣在原地。
  依舊還是不可一世的模樣,他的心里突然酸澀起來。
  靠山嗎?好像從來沒有人對自己說過這種話。
  他其實年齡也不算小了,尤其步入高中以來個子竄的尤其的快。
  其實江山海之前打自己時,他不是打不過,只是這個世界上與自己有聯系的只有他一個人了。
  江山海沒有了,他的結局不見得變的有多好。
  他沒有依靠,不要說是繼續上學了,怕是連能不能繼續留在這里都是問題。
  可是現在……。
  白安安這些話是什么意思?
  他有點不敢想,或許白安安是否還是像以前一樣繼續喜歡自己。
  2000字補到快5000字了,一會沒有更新了,不要等了。
下章寫的會在明天一塊發,么么噠。ヾ(@^▽^@)ノ

  ☆、爆發

  
  車尾排氣管響了幾聲,白安安說完這些話就離開了。
  她剛才靠近自己時的體溫依稀還在,江北心里想著,耳根子熱起來,卻再也不敢想象下去了。
  脫離上學期對她的偏見,之前白安安追自己,還被自己拒絕,這件事情簡直就是天方夜譚的事情。
  而且,她剛剛送他回家的那輛車子。
  江北眸光暗下,他之前好像聽過有一個同學炫耀,他家爸爸也有一輛,專門去和有錢的叔叔談生意用的,價值少說也有1千萬。
  這個財富程度………,怕是普通人辛苦幾輩子也賺不到的錢吧。
  他不敢胡亂猜下去,他真的害怕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他萬丈光芒閃閃發光的時候,大把大把的人喜歡他,可是一旦跌入深淵的時刻,那些曾經說著喜歡自己的人一個個都恨不得離得自己遠遠的。
  生活在黑暗中久了,甚至都有點懼怕陽光了,他也始終不敢確定,有一個人從始至終都會一直喜歡自己,等待自己。
  ————————————
  回到房間的時候慶幸的是今天江山海又被叫去賭博去了,江北把白安安給的資料書整整齊齊的放到小屋的破舊書桌上,隨后把拐杖放在一邊,自己拉了個凳子打開臺燈坐在桌前。
  臺燈是商店篩選出來的殘次品,打折下來買的。
  雖然外形有瑕疵,可是照明很不錯,明亮的燈光下,白安安的那卷新書放在桌上,散發著淡淡的油墨香味。
  她買書其實完全沒必要,大半個明德都是她家的,即使她不遵從光頭班導的命令誰也不敢拿她怎么樣。
  可是他不一樣,現在才高一,光頭班導那個財迷性格,又不拼升學拼獎金,他才不管他學習好不好呢,他只只知道他事多不好管,而且只會給他添麻煩,這次不買他的書,指不定要給他之后穿不穿小鞋呢。
  白安安這其實是在幫自己解決麻煩?畢竟只要她插手,光頭班導也不會把過錯記到他這?
  江北黑色的眸子閃爍,修長的手指觸碰到光滑的紙面上,涼涼的。
  之前的換座位事件,今天的酒心巧克力,還有現在的這些書。
  想了想,他還是從書桌隱藏著的一節暗格里取出了一小塊純白光滑的玉。
  這是之前小時候那個女人離開的時候給他留下來的,他之前去賣這種玉石的店里咨詢過,他手里的這款和店里的某一種玉石成色一模一樣,雖然不怎么貴重,但是也應該能賣個幾百塊錢。
  女人的音容笑貌這些年已經在他記憶里慢慢淡去,玉石現在對他來說也只是一塊死物,他本來準備藏起來等找個好機會賣點錢,攢下學期的生活費的,可是現在……。
  白安安為他做了那么多事情,他也想回報點。
  這樣想著,他的手心微微攥緊,將玉石重新在暗格中放好,起身準備去洗個澡。
  漆黑的夜空中有微弱的星光閃耀,他離開的時候卻沒有注意到自己身后有一雙暴戾的眼睛偷偷的偷窺著自己。
  江山海本來今天是被叫去賭博去了,可是他今天手氣不好,連著賭了幾把都是輸,差點褲衩都被輸的脫下來。
  他身上最后一點錢都沒耗盡的時候,被賭場的人揍了一頓扔了出來。
  然后他就碰見了從豪車上下來的江北。
  呸,小雜種,和他那個賤人媽一個德行,江山海一邊唾棄一邊把江北藏在抽屜里的玉石偷了出來。
  他還要去賭,今天他都輸了那么多了,就差最后一把,他一定能翻盤!!
  .
  洗完澡的江北安安靜靜的坐在客廳里等著江山海回來,桌上放著一個拳頭粗的棒子。
  那塊玉石是他最后藏下來的財產了,洗完澡他再檢查的時候就不見了,他們這個小破房子,周圍方圓十里的都知道就屬他家最窮,排除小偷進門,除了江山海,他實在想不出還有誰會拿了他的東西。
  這塊玉石對他有著特殊的意義,江山海怎么可以就那么隨意的把它拿走?!
  屋里沒有開燈,因為江山海喝酒,空氣中長年彌漫著一股難聞的怪味,江北陰陰沉沉的坐在暗處,只有一雙幽暗的眼睛閃動,如魅似怪。
  江山海回來的時候就被一個棒子狠狠打在腦門上了。
  腦門“嗡”的一聲,江山海摸了摸腦門,血糊糊的一片。
  屋內燈光亮起,江北支著拐杖,一只手提著棒子,眼底陰沉沉的。
  “我東西呢?”江北沖他伸出手,聲音透著一股隱han的味道。
  “媽的,小兔崽子,你找死?”江山海腦門血糊糊的,想反抗卻又被江北一個棒子打了下去。
  “嗡”的一聲,腦門又是一陣激蕩。
  “再說一遍,我東西呢?”江北這次沖他蹲了下去,手沖他湊了過去,臉色也瞬間扭曲,恐怖極了。
  也許是長年的壓抑最終爆發,江山海也沒見過這樣

北京赛车pk10开奖软件 胜宇配资 宜配宝配资 福建十一选五 黑龙江十一选五 上证指数年线是多少 金牛配资 河南十一选五 多赢策略 陕西11选5 658金融网 东京热爱物语txt 体彩p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