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字體大小:
頁面寬度:

救贖一個殘疾反派[穿書]_第13章

小說:救贖一個殘疾反派[穿書] 字數:2500 更新時間:2019-12-02 00:27:23

子扭曲的江北,捂著腦門,一瞬間也有些慫了。
  聲音有些籌措,“輸……輸了。”
  江山海是真的輸了,他也沒想到自己手氣這么差,以為自己能翻盤,可是結果還是輸。
  回家本來他心情不好,卻沒想到又挨了江北兩棒子。
  媽的,雜種,他恨恨的又罵了一句。
  輸了?江北的腦中也是一片空白,回過神來看江山海一臉滿不在乎的表情眼神更是冷了。
  “小雜種,少用你這種眼神看我。”畢竟長年壓迫江北慣了,雖然一時害怕,可是他馬上又恢復過來了,江山海口上依舊硬氣,“不就是一塊玉嗎?都傍上富婆小女友了,多賣一點屁股不就行了,還差這一點?”
  說完還嘲諷了一句,“賤人媽生雜種兒子,天生就是雜種賤人命,估計人家也只是玩玩,遲早和你那個賤人媽一樣被人拋棄,灰突突的回來找我。”
  也許是對江北母親的怨恨,江山海把所有的怨氣和惡毒的語言都發泄到江北身上。
  江北臉上的han意越來越深,終于是忍不住,握緊拳頭就沖江山海臉上揍了一拳。
  可江山海也不是吃素的,剛才回來是被突然打到,江北這個一直在他手里備受欺壓的人,他怎么可能一直忍氣吞聲。
  噼里啪啦,江山海回手也是一個拳頭和江北纏斗起來了。
  江山海知道江北有腿傷,與江北纏斗的時候一直往他傷口上下手。
  可是現在的江北已經完全陷入癲狂,他仿佛已經無所畏懼,江山海怎么對他下手他也好似不怕疼似的,與江山海打架占據上風的時候一直按住江山海,瘋狂的揮拳頭。
  一下,兩下,三下……。
  直打到自己胳膊酸澀,漸漸的沒了力氣才慢慢停手。
  停手的時刻兩人的身上已經完全被血跡沾染,江山海癱倒在一邊,身上一動也不動,也不知道是死了還是活著。
  江北停手坐在一邊,他的傷口淌著血,直到停手的最后一刻劇烈的疼痛感席卷全身才清醒過來。
  將手中的棒子扔在一旁,瞧了瞧旁邊的江山海,他滿臉冷漠,臉上沒有什么表情。
  沒有叫救護車,他只是呆呆的坐著,似乎整個人都空洞了一樣。
  江山海死了也好,還活著也罷,他只是不想再面對這慘淡的一生。
  即使是把江山海送醫院又如何,回到學校,同學們會怎么看自己?
  暴力狂,殘疾人,撒謊精,或者各種各樣的排擠捉弄?
  沒有在乎他的人,而現在在他腦海里唯一有那么一點在乎,并留下印象的也只有那么一抹一個人的影子。
  白安安,她也會這么看自己嗎?會對他喪失最后那么一丁點好感。
  會失望嗎?
  ——————————————————
  白安安再去學校的時候發現江北沒有上學。
  等了課上完江北還沒來的時候她終于是忍不住問了光頭班導。
  得出的結果是江北打電話過來,說昨晚回家后突然生病了,身體不舒服,所以想要在家修養幾天。
  江北那個家?在家修養?怕不是越養越廢吧!
  江北不在這,整整一上午白安安都是心神不寧的右眼皮也是一直控制不住的在跳。
  用手機給司機發了個信息,偏偏不巧的是司機臨時有事被白爸爸派遣了出去辦事,至少要等到晚上才能回來。
  白安安想出去打車,但是今天卻是新學期第一節公開課。
  后邊一排明德高層董事和金牌教師,上公開課的是一個剛剛畢業的年輕女老師。
  這次是她很重要的課,因為小老師人溫柔,所以學生緣好,班里的同學都很喜歡,整個班上課安安靜靜的,地上落根針都能聽到。
  班里沒有特別調皮的學生,白安安是班里唯一一個不安分因素,小老師一整節課都很緊張的盯著她。
  她一有想說話溜出去的打算,小老師就可憐巴巴的祈求的給她使眼色。
  白安安也就沒了脾氣。
  無奈的趴在桌子上,長嘆了口氣,白安安也只能等著課結束的時候。
  也許是她想多了吧!
  江北……應該沒事的吧!
  

  ☆、陽光

  
  一整節課都上的心神不寧的,小老師的課以前聽著還好,可是現在卻感覺短短45分鐘的時間竟然比以前的一天還要漫長。
  這段時間中,她如坐針氈,她著急,小老師也擔憂。
  漫長時間的折磨下,等到小老師一聲下課后,兩人同時都對對方松了口氣。
  白安安跑的比后邊聽課的幾個老師還要快,起身“嗖”的一下就沒了蹤影。
  她這奇怪的舉動同時也引起了周圍同學的注意。
  有多嘴的人就開始討論了,“白安安今天怎么奇奇怪怪的,一節課跟火燒屁股了一樣。今天后邊聽課的還那么多領導,我看孫老師那頭上都是一陣陣往外冒冷汗啊,哈哈。”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有人自以為聰明,在他旁邊神神秘秘的接話,“看看今天咱班都誰沒來?江北!江北懂嗎?!”
  陰陽怪氣的語調,加上奇怪的語氣,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對這些八卦最興奮了,“哄”的一聲,班級里頓時傳出了此起彼伏的亂哄哄的聲音。
  白安安江北本來上學期就是話題人物,這學期再提及,都是有種白安安不計前嫌,舊情難忘的意思。
  徐佳瑤坐在教室里,一雙大眼睛閃爍,劃過一絲暗芒。
  “江北今天是請假了嗎?”她扭頭沖身邊的同桌小姐妹問。
  她的同桌小姐妹是老師身邊的小紅人,能夠打聽出不少的消息。
  果然,同桌滿不在乎的開口,“好像是吧!我聽班導說他生病了還是什么的。唉,他那個家庭,他爸跟有病一樣天天賭博,說不定江北是挨了什么打不好意思來了呢?他前些天不是身上還帶著傷的嘛?”
  話語中帶著無比的嫌棄,現在的江北已經不是以前的江北了。殘疾人,家庭條件那么差,還有他爸那個老無賴拖著后腿,能來明德上學的大多條件都不算差,之前江北是有校園樣子的光環撐著。
  可是現在……。
  同桌回答完就又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徐佳瑤心里卻在盤算醞釀。
  不用想,剛才白安安指定去找江北去了。
  對于江北,她并沒有放在心上,她沒什么特殊的癖好,不喜歡殘疾人,也沒有什么興趣。
  不過,她對白安安很有危機感。
  這幾天不知為何,她總隱隱的感覺有些不安。
  就好像自己的人生和命運正慢慢的偏移進了一個奇怪的方向去了。
  心里依舊七上八下的,徐佳瑤趴俯在桌子上,一雙大眼睛此刻卻微微瞇緊,一只手放在桌下的校服褲子上揉搓,不知道在打算什么。
  ————————————————
  校門外。
  王叔有事來不了,逃了課,白安安只能打車去江北家。
  好在白安安

北京赛车pk10开奖软件 盛鑫配资 苹果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北京快乐8 浙江11选5 今日短线黑马股票推荐 欧美a片电影网 投资理财查询 体彩6+1 日本女优vs 新浪股市十大名博排名 海南4+1 优选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