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字體大小:
頁面寬度:

救贖一個殘疾反派[穿書]_第14章

小說:救贖一個殘疾反派[穿書] 字數:2500 更新時間:2019-12-02 00:27:23

記憶力還可以,之前也去到過江北家那邊。
  一路上還挺順利,指導著司機七繞八繞的到江北家那邊的方向。
  付了錢一下車,詢問著這邊過往的路人打聽江北家,白安安一拐一拐的就到了江北的家。
  “嘰嘰喳喳嘰嘰喳喳——————。”
  老舊的破院居民樓里呼呼啦啦圍了一群人,白安安還沒到跟前就聽見這邊指指點點的在吵。
  根據剛才路人說的位置,再次確定這確實是江北的家后,白安安穿過人群終于來到跟前。
  破舊的院落,明顯是被火燒過的房子墻面都是黑乎乎的,看上去駭人極了。
  江北家房子院落的路是以前的石板泥土路,穿過院落,走到里屋子門口,白安安又瞧見了一些閑著沒事的四五十歲的老漢和早上出去買菜的婦女們正擠著探頭往里看,口中還振振有詞的念著什么,“可憐哦,造孽造孽,嚇死個人了。”什么的。
  白安安聽的是一頭霧水,從一群閑得發慌的中年婦女們身邊瞧過去,她的大腦卻是嗡的一聲一片空白。
  全是碎玻璃酒瓶的地上滿是血跡,屋子里一根帶血的棒子扔在角落的一邊,地上趴著一個人。
  沙發變上,江北臉色烏青烏青的靠在那里,他雙眼緊閉,渾身都透著一股死氣沉沉的味道,他右腿有著嚴重潰爛的痕跡,連帶著他衣服上的血,猛的一看上去也是嚇人的很。
  白安安趕緊上前探了探他的鼻息,微微弱弱的,若有似無,就剩吊著一口氣了,不仔細觀察,還真以為他死了。
  來不及思考,白安安就想要把江北弄起來帶走。
  “誒,小姑娘,你可別破壞案發現場了,這追究起來,可是要攤事的。”圍觀的一個大叔沖白安安多嘴道。
  案發現場?看了看周圍一張張又好奇又害怕額的看戲的臉,白安安又好氣又好笑。
  真tm都盼著人死,搞事情?
  江北的呼吸很弱很細,白安安觸碰到他衣服外面裸露出來都是滾燙滾燙的,他長長的睫毛緊緊的閉著,很有可能是傷口潰爛發言引起的高燒感染。
  多事的大叔堵著門,白安安忍了忍口中的氣,“誰說死了?你們確定?打120了?”
  一連串三個問題下來,都沒人吭聲了。
  他們也是剛剛聽說這出事,所以過來看看湊熱鬧的。
  江北這一家都是街坊鄰居,都知道他家的這點破事,110都是你推我我推你的,更別說打120了,那真是是不可能的了。
  他們可不想在渾水中摻上一腳,誰打110,120誰負責江北一家,這是無底洞,事還多,死了還好,頂多是跟警察磨點時間調查,沒死的話事就大了,萬一被訛上就慘了,誰家那么有錢又時間樂意往里填啊!
  周圍沒人動氣了,白安安也不想跟這些人糾纏,安撫似的抓緊了江北的手把他攬在懷里用下巴抵著他滾燙的額頭降溫,然后另一只手騰出來趕緊打了120。
  一片黑暗的光陰中,江北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騰空似的困在黑暗里。
  周圍沒有陽光,沒有聲音,他想睜開眼,卻只能感受一片沉重的空洞。
  天地間所有的事物都凝結成了一團,他被困在那里,只能聞見一股熟悉的梔子花的淡淡清香。
  溫暖極了。
  先更這么多了,看明天上班有時間補上的話再補到3000,今天太累了,想早點睡。
另外,沒收藏的姐妹們收藏一下啊!!
前段日子忙,停筆了一段時間,手有點生了,我寫文老間歇性自我懷疑寫的不好,大家支持一下,給我一點信心,哈哈,么么噠^3^

  ☆、假肢

  
  江北緊緊的閉著眼睛,渾身上下似乎被這淡淡的梔子花香包裹,他睜不開眼睛,卻能隱隱感受到那個人抱著自己的溫度。
  好像有人在自己身邊,一邊緊緊的抓著自己的手,一邊不停的呼喚著自己,“江北,江北,江北……。”
  聲音急切認真,那雙緊抓著自己的手好像生怕自己咽下最后一口氣似的,一絲一毫都不敢放松。
  她……好像很擔心很擔心自己的樣子。
  說不上心中是什么感覺,他只是覺得胸口漲漲的,明明剛才還似乎墜身于黑暗冰冷的深淵,現在卻似乎被溫暖的陽光裹住一樣。
  原來,世界上也是有那么一個人,也是會在乎他的。
  真的好溫暖。
  江北睜不開眼睛,想伸手去觸碰那抹陽光,卻像是被什么定住了一樣動也動不了。
  其實,昨天他是真的抱著和江山海一起死掉的打算的。
  人人都覺得他學習好,長得好看,是校園王子,是三好學生,可是只有他知道自己身體里潛藏著的黑暗一面。
  那黑暗的一面在心中盤踞多年,甚至就連自己都不敢輕易觸碰。
  玉石事件只是一個□□,他早就已經壓抑著許多對江山海的厭惡和憤怒。
  小時候的辱罵,長大后的毒打,從小到大,他像野孩子一樣生活著,江山海說他是那個女人留下的雜種,他只知道自己打牌喝酒,才不會管他。他生病了只能自己默默忍受抗過去,餓的時候甚至和鄰居家看門的大狗搶過骨頭。
  而且,之前學校里那個校園王子的形象和家里被江山海時常毒打的小雜種,早已經讓他人格分裂,身心俱疲。
  他早就孑然一身,才不會怕什么。
  他想死,所以昨晚才沒有報警和找東西包扎自己。
  甚至的……,血液流淌的時刻,他慢慢的都有些期待觸碰死亡的感覺。
  可是到了現在………。
  耳邊的呼喚自己的那個人聲音依舊急切。
  周圍亂糟糟的一片,他只感受到似乎有救護車的響聲停駐,亂七八糟的雜音在耳邊回響。
  有人將自己抬起放在擔架上,給自己輸了液。
  生命的感覺又重新一點點的心中蔓延。
  剛才那抹溫暖的陽光好像一直在自己身邊守護著自己。
  胸口的心臟在一點點的被溫暖起來。
  他突然就不想死了。
  ——————————————————
  b市第一人民醫院。
  跟著救護車一路趕往醫院,眼看著江北被人推進手術室,白安安一直都懸著一顆心。
  醫院頂層的vip手術室外,樓道里空空蕩蕩的,江北的傷勢拖得太久了,過了一個晚上才發現,白安安的爸爸和這家醫院的外科院長是同學,為了江北,她特意提了院長的名字給他動手術。
  整整一個多小時的手術時間,她一直都是坐立難安的。
  直到手術結束后,看到院長疲憊的脫下口罩,聽到那一句,“手術很成功,以后好好修養一番,不用太擔心。”的話后,白安安懸著的心才緩緩放了下來。
  本來送過來的時候江北都只差有出氣沒進氣的樣子了,能夠活下來還真是個奇跡。
  “謝謝您,林叔叔。”白安安沖他道。
  林叔叔雖然是她爸爸的同學,手術

北京赛车pk10开奖软件 人与马性行交pp6s 配资平台跑路了怎么办 缠中说禅教你炒股票 14场胜负 赤盈配资 浙江快乐12 点点搭档配资 河北排列7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竞彩比分 陕西十一选五 日本黄色片电影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