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字體大小:
頁面寬度:

救贖一個殘疾反派[穿書]_第21章

小說:救贖一個殘疾反派[穿書] 字數:2500 更新時間:2019-12-02 00:27:23

,只穿著薄薄的校服卻也不知道冷。
  帶回來的小白狗放在地上,也許是換了一個新的環境居住,小狗開心的很,用自己的鼻子不停的嗅著地面熟悉著自己新家。
  等玩了一會,隨后又開心的蹦噠著自己的小短腿,然后一邊搖著自己尾巴,一邊跑到江北的旁邊試圖用粉舌頭舔他裸露出來的斷腿。
  小白狗沒了一只眼睛,他沒了腿,同住在一個家里,一人一狗頗有種同命相憐的意思。
  黑沉的眸子暖了些,不過斷腿處畢竟是傷口,小白狗腿短夠不著,為了避免感染發炎,江北只是微微將腿抬起來些就躲過了小白狗的粉舌頭。
  小狗不滿的聲音“嚶嚶嚶”的著急哀嚎著轉圈,江北并沒有再理會,只是垂著眼睛看著自己的斷腿接口微微有些摩擦的泛紅的位置。
  假肢畢竟是假肢,比不得真腿,他截肢的地方本來就比其他地方的皮膚嬌嫩,雖然假肢戴起來很方便,可是戴的的時間久了,接觸的地方活動摩擦起來,每走一步也是疼痛的很。
  這感覺,就跟童話故事里美人魚變成人后,故事旁邊描述的一樣。
  為了接近心愛的王子,用漂亮魚尾巴換成雙腿的小美人魚,每一步走在地面上接觸王子,都與行走在刀尖上無異。
  與江山海在一起的十七年生活里,為了活下去,江北一直自認為自己是個自私的人,對于美人魚這種犧牲自己化成泡沫的行為一直都是嗤之以鼻的。
  不過事情到了如今,他卻突然有種對這種不對等的付出行為感同身受的感覺。
  因為,哪怕是假的,但擁有雙腿站在喜歡的人身邊的感覺……真的很幸福。
  唇角不自覺的微微彎起,江北熟練的從書桌旁打開電腦。
  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敲擊,黑色的電腦屏幕上,閃爍出青色熒光數字組成的一團東西。
  青色熒光數字隨著他手指的敲擊,不停的在屏幕里分裂,一串串代碼在電腦里飛速劃過。
  與此同時,隨著代碼的消失,城市中形形色色的臉,各種各樣的聲音開始鋪天蓋地的在房間響起。
  亂七八糟的各種聲音畫面結合起來,讓人看了都忍不住頭暈目眩,難受的要死,就連旁邊的小白狗聽了都害怕的躲了起來。
  這些東西不是別的,都是π升級以后整理出來的,城市中形形色色的人內心所想,和一些各自背負著的秘密。
  π系統經過這幾次的升級能力愈發大了起來,起初江北只是把它當做人工智能方面研究,可是卻不知道幾次升級下來,π系統竟然逐漸的從微小的網絡源連接進城市,暗中控制了幾乎大半的網絡。
  現如今的社會,幾乎沒有人不接觸網絡,π掌控了網絡就等于掌控了所有人的秘密。
  它的用處大的很,除了這些,就連侵入電腦后,通過發動搜索周圍人的活動,尋求合適的機會利用細微細微的電流,發動腦電波進入其他人的身體,甚至連控制他人大腦,做出一些不受大礙的細小行為都學會了。
  這不可謂是不可怕。
  而這一切也才剛剛開始,他的研究也只過了一階段而已,未來π還有無限發展的可能。
  經過無數次升級以后的π無異是極度危險的人工智能,江北垂著眼睛,黑漆漆的眸子長長的睫毛落下。
  這樣的一樣武器,恐怕未來被利用起來,就算是毀滅世界恐怕也是不成問題的吧!
  “毀滅世界”一詞一出,裹在胸膛里滾燙的心臟開始不由控制的“撲通撲通”的跳動起來,江北口中久違的嗜血欲望驟然涌現出來。
  這恐怖的力量一旦研究出來,哪怕是成為科幻電影中的主宰甚至都是不再是想象。
  黑色屏幕上,π依舊順著閃爍的熒光代碼運轉,江北漆黑的眼眸有兩團灼灼的火焰在跳動,可是也就僅僅只是沉迷那一剎那,他停頓著看著,隨后閉上眼睛平靜了一會,再睜開眼睛眼眸里已經恢復了清明。
  在被所有人排擠捉弄,在無數次江山海的辱罵虐打下,他也許許多多次產生了要讓這世界和自己陪葬的念頭。
  可是剛剛閉眼的一剎那,一張閃亮的漂亮杏眼出現在自己腦海里。
  鼻間似乎又聞到那抹好聞的梔子花香的味道,漆黑的世界里有人在“江北,江北”的叫著他。
  他還有期待,還有希望,其實這渾濁不堪的世界還是有人一直愿意等待或者守護著他的。
  清理著自己陰暗的思緒,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江北眸光落到不停閃爍的電腦上,然后關上了π系統。
  桌面重新恢復了正常的圖標界面。
  “滴滴滴————”
  登錄電腦的郵件“滴滴”的傳來兩聲響,有人給他發來了幾封郵件。
  郵件是今天上午發過來的,署名是KUKA公司。
  KUKA,這個名字江北聽過,是一個專注于軟件開發及ai機器人工程的世界級大公司,說起來也是業界排名前幾的那幾個。
  不過,他們找自己干什么?眸光微沉,江北控制著電腦打開郵件,郵件中幾行工整德文連帶著幾張圖片閃現到眼里。
  圖片中是江北之前傳到網絡論壇上的幾個小機器人的照片,是江山海還在時,江北在家偷偷做了幾個。
  之前發到網絡上也是因為想要看看能不能賺點錢湊學費,只不過半個多月了,除了幾個好奇的問功能,其他的也都沒什么消息。
  沒想到時隔如今竟然被KUKA公司看上了,江北的唇瓣抿了抿繼續點著郵件看。
  他的智商高,學什么都快,德文他雖然沒接觸過,不過邊翻閱邊對比著搜索著網絡的翻譯看,KUKA的意思大概是很欣賞他的作品,連帶著竟然詢問他能否去他們那面試工作,待遇很豐厚。
  工作?江北一愣,腦袋里立馬拒絕了。
  如果是以前,他或許還會猶豫,畢竟離開這里重新生活,一直是他夢寐以求的事情。
  可是事情到了現在,他卻絲毫沒了這念頭。
  離開這里就等于離開了白安安。
  時間這種東西最是可怕,他不能保證他離開的這段時間白安安會不會忘記他,會不會再喜歡上別人。
  這種事情,他光是想想都覺得瘋狂。
  屏幕上,KUKA的郵件圖標依舊在跳動閃爍,江北用德文翻譯過去了一段委婉拒絕的話就徹底關上了電腦不再去看。
  窗外黑暗的天空中冷風呼呼的吹過,收拾完一切躺到床上時已經是深夜。
  斷腿的接口處,傷口依舊有微弱的疼痛,江北躺在床上,靜靜的看著外邊閃爍的星光。
  屋子里小狗嚶嚶的叫聲偶爾響起,搖晃的窗戶處被風吹的咕咚咕咚直響。
  折騰了這么久,緩緩的閉上眼睛,沒過一會,他就睡著了。
  如今江山海這個夢魘已經消失,十七年來,他心里積壓的陰影一瞬間沒有。
  夢里,隨著π技術的升級,他用它推動了國內ai技術的一次大的進步,

北京赛车pk10开奖软件 福建31选7 蜂窝配资 半全场 网络推广玄家配资网 快播日本av女优色情业 陕西快乐十分 配股是什么意思 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辽宁35选7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股牛网 凯恩股份股票 信富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