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字體大小:
頁面寬度:

救贖一個殘疾反派[穿書]_第29章

小說:救贖一個殘疾反派[穿書] 字數:2500 更新時間:2019-12-02 00:27:23


  她為什么要這樣說?好像是故意說出來讓他遠離她一樣。
  她這模樣,就好像是這件事情不得不這樣做似的。
  為什么呢?
  眼瞼垂下,江北放在座下的手微微揪緊,只是點點頭,“哦!”
  哦?哦!!!
  這下輪到白安安自己表情龜裂了。
  就這樣“哦”了?江北不再說點什么?
  江北現在似乎又回到那個冰冷的他了,周身氣壓驟降,差點沒把白安安凍死。
  白安安紈绔女霸總形象崩塌,服務員這個時候才姍姍來遲的把點的東西給端了上來。
  一小盤心形的粉色巧克力蛋糕,一小份甜點,她把東西放上來,又往桌上放了一杯調制好的蜂蜜茶,然后往上插了兩支一藍一粉的吸管。
  所有的東西都是雙份的,可是都被用心心相印的盤子給盛到了一起。
  還有那蜂蜜茶,一個杯子雖然有兩根吸管,可是要是兩人同時喝的話豈不是喝著喝著就親到一塊去了?
  可是這些折騰還沒結束。
  白安安看東西都已經放下,正準備再接著剛才的話題給江北再說道說道,服務員的一只手卻在她頭頂蓋了上去安上了一個發箍一樣的東西。
  說是發箍卻也不像,這是一個純白色的天使光環支撐著的東西卡在頭上。
  服務員把東西在她頭上安好,然后拍拍手,又給江北遞過去了一個情侶款的惡魔發箍。
  經過剛才的一事,江北眼底辨不出什么情緒,白安安瞧見他直接的把東西給戴到了自己的頭上。
  這家伙,到底有沒有把我自己剛才的話聽進去啊?
  白安安看著江北眼都不眨的給自己帶上,對于自己剛才的表現十分忐忑。
  服務員不知道兩人私底下的暗流涌動,手里拿著相機還笑瞇瞇的要給兩人拍照。
  “這是我們餐廳的特色活動,我們笑一笑,拍一張好看的情侶合照,我們之后會把照片洗好貼在我們的照片墻上,以后你們再來的時候就可以看到了。”服務員一邊給兩人解釋,還用手指了指一旁門口一個愛心形狀的照片墻。
  白安安嘴角抽搐,咬牙夸贊,“你們的服務還真是周到啊!”
  服務員:“親滿意的話,可以在我們家的拍點照片傳到美團里,別忘了五星好評哦!”
  白安安:(微笑jpg)
  一張照片,兩人帶著發箍,拍照的時候江北沖她湊了過來,白安安一激靈。
  江北的聲音低沉,“安安,你之前是說是看上我的美貌才接近的不是嗎?”
  頓了頓,又開口,“既然你男人眾多,也不差我這一個,要不要考慮我當你后宮一員。”
  可以永遠帶他去情侶餐廳吃飯,可以一直對他這么好。
  至于她口中后宮的其他男人。
  呵,一個個暗搓搓弄死還不簡單嗎?
  白安安的心中好像有秘密,這是她對他情緒轉換這么快的原因。
  他想知道她的秘密,然后永遠和她在一起。
  求個專欄收藏,再求個預收,下次找我不迷路哦!ヾ(^▽^*)))
下邊預收文案:
《每天都被迫在恐怖小說談戀愛》
陰森,冷厲,偏執,自卑,身世悲慘,表面天使內心惡魔。
?這是蘇可可最喜歡寫的病嬌男主的設定。
?七年jj生涯,寫下上百部此類型小說男豬腳,可是個個挖坑不填,獨留無數讀者坑底哀嚎,快樂咕咕咕。
? 終于,被坑到吐血的讀者奮起翻身,以蘇可可為女豬腳,輪流完成一本恐怖著題材的著作,并且印成一本書寄給了她。
書中,她化身唐僧ròu,被眾鬼垂涎追殺,最后拋尸荒野慘不忍睹。
蘇樂樂看的津津有味,可當天晚上就被迫穿越了。
系統,“我們的目標是抱緊粗大腿,努力獲取好感值,不做猛鬼盤中餐!!!”
蘇可可:“…………”
后來,一個個悲慘無比的好感發電機出現。
失去靈力墮入凡塵,慘遭欺凌撿垃圾的悲慘小天使。
被繼父家暴,奄奄一息癱倒在她家門前的陰陽眼小少年。
渡劫失敗打回原形,還殘了一條腿的白毛九尾狐。
………
這設定一個個看者咋賊拉眼熟的設悲慘男主設定……。
蘇可可:“我可不可以不接受這個任務?嚶~”
系統:“不聽話的小朋友,可是會被猛鬼吃掉的哦~~”
除了這本,專欄里的《飼養一個小暴君》《我女朋友巨兇巨萌巨可愛》也在下本開文的考慮范圍之內。
大家喜歡的話都可以收藏一下!

  ☆、差距

  
  又是拍照, 又是共用情侶餐具吃飯, 被折騰了許久吃完出來已經是深夜了。
  雖然天色已經很晚, 但是這里畢竟是鬧市市區,路邊上停著的出租車多,白安安這次出來是自己一個人出來的,也沒有司機, 所以就想著自己打車回去。
  江北跟在她身邊,她招手打了個車坐上,誰知道他抱著狗也隨后跟著坐了上來。
  白安安大大的眼睛扭頭既驚恐又疑惑的看向身邊坐著的那個人,他卻老神依在的坐在那里,一絲一毫離開的意思都沒有。
  “現在天太晚了,我送你回去安全點,這樣我放心。”江北眉目微垂, 一雙黑漆漆的眼睛隱藏在他的長睫毛下,他聲音低沉, 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可是卻帶著一種天生的不容置疑的感覺。馬化騰
  這樣子的江北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他的樣子, 最近可能是經歷過這么多事情,眼前的男孩子不僅僅是內心強大了許多,就連外表也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
  他之前放學追白安安車子的時候,白安安只以為那時看到的眉目凌冽了許多的他, 只是她一時因為黃昏光線的映射才產生的錯覺,可是到了現在她才發現那根本不是她的錯覺。
  男孩子到了高中長的快,也僅僅只是過了沒幾個月的時間個子就又會竄上一竄, 江北本來就瘦削,現在這再長上一長,個子一高,身上的ròu再一跟不上骨頭生長的速度,就顯得更瘦了。
  白安安不敢正面看光名正大的看他,前邊的司機師傅開車著帶著她倆,車子上邊的后視鏡正好映著路邊的燈光照到后座的地方。
  她坐的這個位置的角度看江北正正好,假裝無意識的挪動了一下座位,白安安側著臉偷偷的看。
  夜色當空,漆黑的天空中有點點星辰點綴其中,江北靠著右邊車窗的位置,車窗的玻璃上一任客人可能沒關好,所以透了一點風。
  窗外的微風透過來輕輕的刮在他的臉上,純黑色的短發隨風輕拂,他半張側顏被窗外昏暗的路燈鍍上一層昏黃的金邊。
  白安安的眼睛輕輕眨動,倒映在深棕色眼底的江北的側臉劍眉飛揚,鼻梁挺直,他薄薄的唇瓣緊緊珉著,手里抱著一個小白團,一雙漂亮的瑞鳳眼低垂,也不知道在想著什么。
  清秀略帶稚嫩的陽光少年模樣褪去,男孩的五官也也漸漸的變得硬朗成熟了,白安安楞楞的看著莫名

北京赛车pk10开奖软件 今日股票推荐sina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一点 微策略配资 喜乐彩 北京快乐8 牛盛配资 钱程无忧 3d试机号 股票指数是怎样计算的 球探体育比分手机版 sm捆绑美女 日本女优最新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