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字體大小:
頁面寬度:

救贖一個殘疾反派[穿書]_第36章

小說:救贖一個殘疾反派[穿書] 字數:2500 更新時間:2019-12-02 00:27:23

 同一時間,江北家。
  漆黑的夜空中只有一輪冰冷的月色高掛其中。
  屋內,破舊的木桌子上, 與KUKA公司的對話框圖標在電腦右下角抖動,π系統依舊安安靜靜的在他的掌控下依照按照程序運轉。
  江北坐在電腦桌邊,擰著眉頭, 依照寫KUKA公司的意見編寫著有關于KUKA公司最近新研究的智能ai機器人程序。
  他之前給KUKA公司提出來的條件并不輕松,雖然KUKA公司猶豫了一番但是最終還是答應了他的條件。
  而KUKA公司要求他的是需要他全權負責起這個項目的智能軟件開發。
  并且在最初的時刻,KUKA公司也僅僅只是答應他事先,先生產1000個智能ai在小范圍內預售,測試市場反應以及ai技術的成熟性以及安全性,再全國大范圍內的發售。
  市場反應這點江北完全沒有在擔心的。
  科技發展迅速的現在,ai技術的成熟以及運用是必然要有一天進入人類的生活當中,π技術在如今的技術領域完全可以說的上頂尖的智能機器存在,KUKA公司的產品在他的操縱下也必定大賣。
  軟件的開發和編寫也完全不在他的苦惱范圍之內,這些東西對于π和他來說完全就是動動手指就能完成的事情。
  現在能令他唯一掛在心上的事情只有白安安了。
  回想起今天放學后撞見白媽媽的時候,白媽媽瞧向自己凌冽的眼神,江北長長的睫毛微微垂下,在眼底打下了一片陰影。
  他懂白媽媽的心情。
  假如他不是被嫌棄的那一個,設身處地的在白媽媽他也會很嫌棄自己的吧!
  不要說一個身體有殘缺的人,就算他是健康的,他和白安安之間的差距也不小。
  但是就算是有這些差距存在,他難道就要這樣放棄了嗎?
  江北一雙瑞鳳眼冰冷。
  放棄意味著什么?白安安之后的人生沒有了他的參與,她會和誰在一起?
  和她門當戶對的富家公子,或者對她很好的家境良好身體健全的真命天子?
  胸膛里那個陰暗的自己似乎又要破體而出了,他不允許,也不能想像她和別人在一起的樣子。
  退居幕后,默默祝福喜歡的人和別人在一起的爛俗戲碼實在是太不適合他了。
  雖然自私,但是他只是覺得別人如何看待他他并不在乎,他只想要和她在一起。
  哪怕山路荊棘他也要努力前行,披荊斬棘踏出一條路來站到她的面前。
  瑞鳳眼在夜色燈光下輕輕眨動,想起白安安,江北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輕輕敲動,π系統組合出來的數據在空中漂浮組合而成了一個懸浮著的冒著熒綠色的屏幕板。
  屏幕板上迅速的串聯著b市的所有電子監控數據。
  包括白安安家。
  他知道這樣很卑鄙,但他現在真的很想看看她。
  白安安家的監控除了門口有一個,幾個客廳和廚房那邊也安裝的有一個。
  屋內沒有安裝監控,白安安在屋里沒有出來,大廳外只有白爸爸白媽媽兩人在坐著,兩人愁眉苦臉的似乎在商量著什么。
  江北聽了半天才聽得出來兩人的意思。
  她們要給他一筆錢讓他轉學,給予他補貼讓他離開b市。
  江北薄薄的唇角珉起,勾起一抹諷刺的笑。
  離開?把白安安讓出去?!
  可能嗎?
  之前那個給白安安補習的老師他可是剛剛教訓完呢。
  他這個人好妒的很,那些錢他從來都不需要,他要得只有她一個人。
  被陽光拯救過的人怎么會甘心一個人重新墮入黑暗?
  臉上的表情冷凝,沒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人,江北合上電腦,也不想再浪費時間再看下去了。
  KUKA公司提前預支了他的有錢,數目雖然比不上白安安家富可敵國,但是銀行卡后七個零的數字也足以讓人咂舌了。
  他可以換一個新家,重新開啟新的生活。
  他會有一天擁有足夠的金錢,有足夠的底氣站在她面前和她攜手并肩走完這一生的。
  至于他是用什么辦法,走上怎樣的道路完成自己想要的這一切,完完全全就要看白安安的了。
  信息科技如此發達的現在,他掌控著足以姘美創世神的能力。
  但是如果她不需要,那這一切即使摧毀了也無妨。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十九先生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林西 10瓶;Scenery 5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蛻變

  
  明德高中, 高一(三)班的教室里, 白安安單手撐著腦袋轉頭看向窗外的人來人往。
  她旁邊的位置干干凈凈的, 原先本來應該在這里的人卻沒有在這里。
  自校門口一別,白安安就沒有再在學校里逮到過江北了。
  江北這段時間好像是很忙的樣子,她聽說了他這段時間在搬家。
  原先的那所房子已經到了年底不能住了,他最近又重新給自己找了個窩。
  至于搬家所需要的錢, 白安安沒有聽到江北有提過。
  江北雖然這段時間沒有來學校,不過奇怪的是他卻主動給她來過一個電話。
  依舊是對她溫詢的語氣,電話里也沒什么,就說了自己最近的狀況可能需要一段時間不能去學校,讓她不要為他擔心。
  她……擔心他嗎?白安安有點心虛。
  好吧,說實話確實有點,她現在也有點搞不懂自己什么賤兮兮的心理了。
  靠近江北……猶豫。
  遠離江北……擔心。
  她也是無意間從說漏嘴的白爸爸口中知道他們竟然暗中給江北錢打發他離開b市的事情。
  知道這個消息她是既好笑又無語還有點擔心。
  這是在演豪門偶像劇嗎?她是浪蕩不堪的那種富家公子嗎?
  就算是, 江北也絕對不是能用錢打發威脅恐嚇就能離開的小白花吧。
  抱著這種想法,江北沒給她打電話之前, 她心里還有些七上八下的有種江北是不是屈服了的念頭,可是給她打完電話后她心里卻莫名的更沒底了。
  她好像從來沒有告訴過江北自己的手機號碼啊!他是怎么查到的?
  還有他搬家所需要的那些錢, 他這陣子的忙碌,一件件事情串聯出來,她也只能懷疑到江北很可能再次用自己的超強天賦干了點什么了。
  在學校里連著上了幾天課,她沒逮到過江北, 私下里想派人查江北,但是也不行,她最近可是被白爸爸白媽媽看的緊呢。
  教室的講臺邊上, 即使是下課的時間,一個看起來頗為年輕的戴著眼鏡的老師還是坐在講桌邊喝著茶水,若有似無的向這邊看。
  這是白爸爸白媽媽最近新插手安排在她們班的老師。
  用錢收買江北讓其離開的計劃沒有成功,白爸爸白媽媽又重新改變策論,讓她提前離開明德去國際學校提前開始幾年后

北京赛车pk10开奖软件 浙江十一选五 河南十一选五 股米网配资 发行股票融资风险 重庆快乐10分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淘操盘 淘财网 富余通配资 球探体育比分下载 任选9场 股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