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字體大小:
頁面寬度:

救贖一個殘疾反派[穿書]_第40章

小說:救贖一個殘疾反派[穿書] 字數:2500 更新時間:2019-12-02 00:27:23

爸白媽媽在一邊面目奇怪的看了看徐佳瑤再看看她。
  白安安繼續開口,“這次的事情我不想再追究了,不過你得離開了。”
  徐佳瑤的淚水停住,略帶震驚的看向她。
  “離開明德,離開我們家。”白安安又一字一句的重復了一遍,“如果不想讓我再繼續追究下去的話。”
  徐佳瑤臉色更加又變化了,整張可憐兮兮的臉蛋轉為慘白。
  現在的情形,即使白爸爸白媽媽再傻也知道事情絕對不像徐佳瑤一樣所說的只是無意之間碰到那么簡單。
  大廳里寂靜無聲,徐佳瑤臉色變幻了一番自己起身低著頭,邊擦眼淚邊離開了。
  “安安。”徐佳瑤后白媽媽轉頭率先叫白安安。
  自己的女兒性格自己最清楚,性子執拗又懂事,有什么事情都不會主動對他們說出來,自己默默解決。
  剛才兩人對話明顯是有隱情在的,她想問問。
  白安安松下剛才面對徐佳瑤的冰冷的臉,沖白媽媽微笑。
  白媽媽在乎她,她也在乎白媽媽,要不然剛才也不會顧及白媽媽和徐佳瑤的那層關系,徹底對她撕破臉皮了。
  ——————
  事情塵埃落定后,和白媽媽談了會心,白安安回到自己的房間時,抬手拿起手機時把電話界面的聯系方式停留到江北的那一層然后頓住。
  徐佳瑤事情的轉折,那個在背后操控一切,幫她遞送警方證據的人,除了江北她實在想不到還有誰了。
  她查了幾天都沒有調查到的證據,就這么輕而易舉的弄到手。
  那么幫她的人。也只會是他了吧!
  而他取得證據的手段……想到之前江北對她提及的搬家,白安安心更沉了點。
  江北這個年齡,既不可能拋下學業出去打工,又不可能突然中大獎,一夜暴富。
  他能重新租房子,還能到她家附近去居住,且還能比她更輕而易舉的拿到徐佳瑤犯罪的證據,那么除了動用他的電腦天賦輕而易舉的獲得這一切,白安安實在想不到還有什么理由能夠解釋的通這一切了。
  一雙好看的杏眼定定的看著手機屏幕上江北的那一頁,白安安心里亂成一片,輕輕的嘆了口氣。
  ——————
  讓徐佳瑤離開白家是板上釘釘的事,正好現在也馬上高一整學期結束,徐佳瑤可以悄無聲息的離開明德。
  白安安也不想把事情鬧得太難看,也就沒有在學校里邊公布徐佳瑤推自己的那段視頻。
  不過她是好心,但是徐佳瑤這個小白蓮可不這么想。
  一雙陰毒的眼睛若有似無的在自己身上掃視,白安安回頭的一瞬間,樓上徐佳瑤的房間卻“啪”的一聲又關上了門。
  后天就是馬上臨近她十八歲生日的當口,家里布置豪華,白爸爸白媽媽這幾天也為她的成年禮奔走忙碌的不行。
  這次她的成年禮并沒有請徐佳瑤,而且在她生日之前,白爸爸白媽媽就已經和徐奶奶商量好了要送徐佳瑤離開。
  她這會估計正記恨著自己呢。
  善妒,虛榮,還特會裝。白安安都不知道怎么評價徐佳瑤這朵盛世大白蓮了。
  白家豪宅里,她的成人禮請了很多政商名流的親戚和朋友,仆人們也已經提前好幾天在準備生日宴會的事情了。
  白安安杏眼看著底下忙碌的身影,放在口袋的手機“嗡”的一聲卻響了一下。
  掏出手機一看,卻是江北發過來的信息。
  【安安,來我家一下,給你看樣驚喜。】
  她家二樓的陽臺可以俯瞰周圍的一切,白安安趴在陽臺欄桿,一抬眼就看到穿著黑色棉服的江北一雙漂亮的瑞鳳眼正往這邊看過來。
  是的,江北租的所謂的房子就在她家對面,簡直近到不能再近。
  白安安不知道他是如何瞞過白爸爸白媽媽住到這里來的,反正她每次放學回來都是提心吊膽的很。
  手上手機的屏幕還沒暗下來光,白安安瞅了瞅手機,又抬頭看了看江北。
  驚喜?江北要給自己看什么驚喜呢!
  補了一點字數。
嗯……大家早點睡,不要等了。

  ☆、小狗

  
  白家豪宅里都各忙各的張羅著自己手頭上的事情, 白安安很容易的逃出了白爸爸白媽媽的視線, 自己偷偷溜了出去。
  現在正是冬日的季節, 昨天的夜里下了一場小雪,路面上結了一層薄薄的雪,白安安穿著厚厚的粉色小棉服,裝備好自己毛茸茸的白色兔耳朵棉帽子和小手套亦步亦趨的往江北住的地方奔了過去。
  沾著點點雪花的小棉靴在江北家房子的房門口落定的時候, 卻已經發現江北已經給她留了門了。
  屋子里邊供了暖,進去的時候摘下自己一身的“裝備”,聽到里屋有動靜,推門走進里屋,正發現江北正彎著腰,手上正一下一下的撫摸著什么東西。
  聽到她推門進來的聲音,江北回過頭見她過來了, 漂亮的瑞鳳眼微微彎起來,手上將剛才撫摸著的小東西拿了起來給她看。
  “你看, 安安,小白昨天晚上有小寶寶了。”
  從陽臺上下來, 江北脫下了自己純黑色的棉服,溫暖的房間里,他一身和她粉色衣服相同的淺藍色毛衣,俊秀的臉微微笑起來的樣子好看極了, 白安安扶著門把手站在門口都愣了幾愣。
  目光下移到江北的手心,白安安強迫自己把目光定在江北的手心上,這才發現他手心上正趴臥著一直正嚶嚶嚶只叫的小ròu團。
  小ròu團剛剛出生, 還沒睜眼,粉嫩嫩的小身體還沒人的手心大。
  可能是脫離了媽媽的身邊,小ròu團慌張的很,小鼻子一直在江北的掌心探來探去。
  江北托著小狗讓白安安看了一下見小狗不舒服就又重新把小狗放回了原來的地方。
  白安安走了幾步在江北身邊落定,才發現那是一個鋪著棉花墊子的小狗窩。
  小狗窩里,江北之前養的殘了一只眼睛的小白狗張沖她昂著頭伸著舌頭咧開嘴笑。
  不過小半年的時間,小白狗就已經長大,純白色的毛發柔順滑亮,個子比之以前也大了不少。
  小白狗的身邊,除了剛才江北放下去的小ròu團,身邊大概還有兩三只不同花色的剛出生的小狗。
  她和小白狗見過面,小白狗見她過來也不兇,不僅這樣還搖著尾巴沖她開心的伸舌頭哈氣。
  之前她跟江北放學,為了避免白爸爸白媽媽發現他們在一塊的概率,所以很少來這里,倒也沒發現小白狗懷寶寶的事情。
  犬類的受孕期大概也就是在3——6個月的時期,江北把小白狗領養回家的時候小白狗差不多四五個月大了,算算時間,這個時候生寶寶也是正常。
  白安安在江北的身邊蹲下,眨著一雙圓溜溜的杏眼跟著江北一塊看著小狗。
  自從沒穿書之前在爺爺家養的狗老死了以后,她已經很久都沒有養過狗了,現在突然接觸這么鮮活可愛的小生命,

北京赛车pk10开奖软件 sm捆绑的图片 000386股票行情 球探篮球比分app旧版 精品国产在线线观看 福建快3 内蒙古快3 老虎配资 甘肃十一选五 股票分析方法中进行技术分析 中国最大的股票配资平台 金猪配资 体彩20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