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字體大小:
頁面寬度:

救贖一個殘疾反派[穿書]_第6章

小說:救贖一個殘疾反派[穿書] 字數:2500 更新時間:2019-12-02 00:27:23


蘇柒卻記得上大學時候的霍沉,紈绔本酷,仗著是京圈兒財閥家二公子,恣活爽快,混不吝起來親媽都不認。那時候,霍沉追了她整整三年,最后卻無疾而終。
接到和霍沉一起主演的新戲劇本,蘇柒小心謹慎,深怕得罪這個冰山影帝加準前男友。
不料拍戲的時候一場事故,霍沉失憶回十九歲。回到片場誰也沒攔住霍二少,當著整個劇組的面,遲來了九年的表白脫口而出:“蘇柒,老子喜歡你…”
蘇柒:“???”
#沙雕沉哥,在線追柒#
#越過山丘,還有人在等候#

  ☆、拯救

  
  白安安下樓坐上車的時候故意一路盯著徐佳瑤看了一路。
  徐佳瑤也有所察覺,不過她并沒有任何動作,眸光慌張的掃了她一眼就立馬恢復平靜,好像沒事人一樣語氣甜甜的跟她的幾個小姐妹道別。
  然后淡定的從白安安的車窗口擦肩而過,好像自己跟她沒有任何瓜葛一樣。
  白安安靠在后座窗口邊,不禁感嘆徐佳瑤“大女主”風范的“泰山崩于面前,我自屹然不變”的鎮定。
  真是我等凡人不可企及的。
  司機王叔早就習以為常,見和往常一樣又是這副光景,瞧了瞧徐佳瑤,又轉頭看向白安安已經坐好系上安全帶了,就無奈的搖了搖頭,開始發動車子回家。
  八九月份的雨連綿不絕下個不停,明德高中在本市本來就是數一數二的學校,師資設備也都是頂尖的,自然的,這里有靠自己努力考進來的學生,也不乏一些家庭條件富裕的學生進來“鍍金”。
  下了雨,校門口除了自己打著傘回家的窮學生,還有一些和白安安一般的豪車帶著學生回家。
  本來放學的時候就擁擠,車又多,一下雨路堵的不行,在馬路上眼見著前邊堵的不行,王叔是老司機了,干脆一腳油門變道行駛,尋著車少的小路往家回去。
  白安安靠著車窗,百般無聊的盯著窗外滴瀝瀝的雨滴發著呆,腦子里想著江北的事情。
  已是深秋的季節,天黑的快,偏僻的街道上并沒有什么人,王叔穩穩的在前邊開著車,昏暗的燈光下,落有雨水的地面反射著微弱的光芒。
  從街道拐向馬路上的時候,白安安的眼尾處正好掃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瘦瘦弱弱的帶著一頂破舊的帽子,旁邊放著拐杖蹲在地上,懷里還抱個哼哼唧唧的白色絨團。
  江北?白安安一個激靈回過神來,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又是定睛一看,可不就是江北嗎?
  雨還沒停,街道上落著雨滴,江北抱著個渾身雪白的小狗蹲在街道一個破舊窩棚里,給小狗溫柔的理著毛。
  小狗好像已經在這落腳有一陣子了,小窩棚的狗碗里放個幾塊掰的細碎的饅頭,旁邊還用紙盒和破衣服收拾了個軟軟的小窩。
  小狗活潑的很,一直往江北懷里鉆,江北抱個小狗坐下的同時將腦袋上扣著的順手摘下,額間細碎的劉海落下,露出他清秀的眉眼。
  白安安看個他揉著小狗的腦袋,這才發現小白狗右邊的眼睛瞎了一只。
  王叔也發現她的異常,放緩了油門,瞅了瞅江北身上的校服,“大小姐,這下著雨,要不要順道帶他一段。”
  肥嘟嘟的小白狗此時正開心的沖江北撒嬌么,白安安隔著玻璃瞅了他倆一陣子,開口,“不用。”
  原身和江北本來關系就不好,而且剛才在教室里江北拒絕徐佳瑤的情景她也見過了,江北自尊心那么強,防備心又那么重,她現在過去,不知道還會惹出什么誤會呢。
  目光定定的落到小白狗身上,白安安還沒來得及收回,可能是車子停留的時間久了,江北摸著小狗的腦袋,眸光向一把劍一樣直直的向這里射來。
  白安安連忙收回目光,好像偷窺被人抓到一樣,“我們走。”
  純黑色的轎車啟動,江北目送著她們離開,微弱的亮光照在他的臉上。
  小白狗也學著他沖著轎車的方向,甩著尾巴,汪汪的叫。
  江北的手停住,這車……好眼熟。
  白安安不知道江北認出來她的車沒,反正她剛剛被江北那么一瞅,即使有車窗遮擋,她一瞬間也忍不住心從嗓子眼里跳出來了一樣。
  咚咚咚咚的,控制不住的老鹿亂撞的亂蹦。
  白安安知道,這是原主身體殘存下來的條件反射的反應。
  暗嘆了口氣。
  想想書中后期關于江北的劇情描寫,自小生活在陰暗光景下的江北被善良女主頻繁救助,逐漸的打開了自己堅硬的心,可是之后善良女主又和真命男主相遇。
  江北這個備胎自然而然退居二線,被迫變成邪惡大反派。
  壓抑多年對于命運的不滿終于爆發,他本身就聰明,對于女主也徹底由愛轉變成為了徹底的恨,他憎惡所有,親手弄死了男女主,非要用這世界作為自己經歷的一切報復工具不可。
  白安安當時看書的時候可是完全代入的是男二江北的心理啊!
  其實對于垃圾作者的爛尾,她當時其實還是有點竊喜的,畢竟黑化手撕白蓮的劇情實在是太爽了,而且還是幾乎所有作者都不會寫的,男二黑化對女主下死手結局的劇情啊!
  除了對于之前對作者的毒舌負分稍微愧疚了一下,她還是對這個結局笑了好幾天的。
  可是事到如今,書中的當事人換成她自己,她可是有點笑不出了。
  事情不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不知道嚴重,毀滅世界啊!這貨報復心是有多強烈啊!
  想想剛才江北和小白狗的互動,和書中記錄的毀滅世界的對比,白安安著實的體驗了一把白切黑病嬌,黑化了以后的恐懼。
  病嬌天使的時候是真的溫柔,黑化以后也是真的魔鬼。
  對于穿越時腦海里那個讓自己阻止江北黑化毀滅世界,引導他走上正路的聲音,白安安也是頭大的很。
  破壞江北和徐佳瑤的接觸是必要的,畢竟書中江北的黑化跟徐佳瑤的背叛和拋棄是有直接聯系的,而且他倆如果按正常劇情下去,她自己搞不好也得有生命危險。
  幫助江北也必須要做,這貨黑化的要素除了徐佳瑤外,還跟他那個破爛家庭和周遭同學的歧視孤立不無關系,讓悲慘小可憐感受世界上還有陽光還有愛的重任,她必須得很負責任的抗起來。
  但病嬌黑化人設在書中看著特別起勁帶感,可是換到現實世界當中卻是個徹頭徹尾的神經病!
  她想幫助江北,可是同時也不想落得跟徐佳瑤一個下場。
  想了想,她要做的只能是暗自幫助他,還不能讓他發現是自己在幫助。
  現實中她的青春大好年華都在,不想按照俗套的劇情,替代徐佳瑤被江北愛上然后殺死。
  她腦袋理智的很,徐佳瑤給不了江北的愛,她也給不了,現實和書中她分得清,她不想留戀在這虛假的書中世界里,只要監督江北漸漸的走上正途,她就徹頭

北京赛车pk10开奖软件 任选9场 分分彩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直播 黑龙江11选5 杨方配资 浙江11选5 7星彩 北京时时彩 股票配资平台 3d试机号 股票配资排名 出彩速配